张适时受邀参加2019夏季达沃斯,分享小微金融服务之道

2019-07-04 17:00:00 点击次数:

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是金融“脱虚向实”中的关键性议题。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 2019 夏季达沃斯致辞中再次提到“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

近年,中央对于小微企业融资受阻的问题不可谓不重视,政令频出之下,各方参与普惠金融体系建设的热情空前高涨。但要解决融资难问题,仍需要更具有创新性的思路和实践。

“目前,中国的小微企业被金融机构所有效服务的百分比其实是非常低的,统计显示,只有不到20%的小微企业能享受到有效的金融服务。”友信金服 CEO、联合创始人张适时受邀在 2019 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进行分享时表示。

友信金服对于金融科技如何驱动小微金融服务有深刻的理解。2010 年,在普惠金融尚未成为“风口”之时,友信金服就已经开始“扎”到这个领域里。时至今日,公司累计撮合成交超过 860 亿元,有约 80% 的资金通过平台流入了实体经济领域,服务到了无数小微企业。

从互联网金融到普惠金融,金融科技的发展、庞大的数据系统的建立是推动力。基于此,友信金服这样的企业得以用更高效的方式服务既有客群的同时,也开始以辅助者的角色参与到普惠金融体系的建设中。

这一年里,网贷行业承受了巨大的发展压力。这些压力既来自于行业成长初期里被忽视的隐患,更是来自于前路的迷茫。当强监管时期来临,未来网贷行业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一目了然。

9 年来,友信金服赶上了政策、市场和技术的多重利好,得以在多个周期里对业务模式进行验证、调优,才建立起在小微金融服务上的核心竞争力。时至今日,张适时对于小微企业融资、中国金融科技发展等问题的思考,或许能给行业以启发。


以下为友信金服张适时演讲全文:

很开心今天在这里跟大家分享对于中国金融科技发展的看法。今天我想讲的是“中国无现金社会的发展对于小微企业贷款的影响”。

中国的移动支付发展是非常迅速的,无论是微信支付还是支付宝,对于整个市场的渗透率、占有率都非常高。这个现象对于中国解决小微企业贷款的问题创造了什么价值?

央行报告显示,目前,中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的总盘子约为 8 万亿人民币。此外,中国一共有 2000 万注册的小微企业,如果把所有的个体经营户包含在内,中国大概有 7000 万以上的小微企业主,包括有企业注册的以及个体经营户。小微企业为中国创造了 50% 的税收、60% 的 GDP、70% 的研发投入、80% 的就业以及 90% 的新增就业,小微企业对于中国经济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同时我们也看到,目前中国的小微企业,被金融机构所有效服务的百分比其实是非常低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现在只有不到 20% 的小微企业能享受到有效的金融服务。

中国的小微企业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在标准定义里,单笔授信在 1000 万以内的客户,都认为是小微企业的范畴。在友信金服过往的实践中,会把这个群体再分成三类。第一类是单笔授信在 100 万到 1000 万人民币区间的客群,这个客群目前是被银行所服务的,在被服务的过程中,银行依托房产的抵押作为最主要的风险管理手段。这是现在小微金融服务中最重要的一块。8 万亿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里,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这种模式。

其次是单笔借款金额在 20 万到 100 万人民币区间的客群,但对于这部分客群的服务,在过往实践中至今没有很成功的模式。在服务这类客群的过程中,大家普遍用的是德国 IPC 信贷员管理机制。信贷员管理机制要求信贷人员通过走访小微企业,去计算他们的家庭流水、经营流水以及负债情况,然后给予授信,在整个过程中需要给予信贷员充分的授权,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每一个成熟的信贷员可能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去培养,而培养之后,他能服务的人数却是非常有限的。在一开始的时候,可能只是去管理大概一百个信贷员,以及服务几千、几万户小微企业的时候,这种模式可以是有效的。但当人员进一步扩张,道德风险可能就会显露出来。

近年来,金融科技的发展对于这一状况的改变发挥了作用。对于单笔借款金额在 1 万到 20 万人民币区间的客群,我们可以通过授信给小微企业主,去替代授信给小微企业。通过这种方式,把资金去输入到实体经济里面,这是友信金服等金融科技企业在过去的一个有效实践。

20 万以内的区间里,平均借款金额约在 5 万到 8 万,平均借款周期为三年,每月还款金额大概在 3000 元左右,在这样一个更小额的区间里,即使这个小微企业破产了或者经营不下去了,小微企业主个人依然可以通过找一份工作来偿还每个月的借款。这个区间就成为金融科技能够很好地去服务小微客群的一个切入口。

再回到无现金社会,友信金服是从 2010 年开始创业的,在 2010 年、2011 年的时候,当时判断一个小微企业主的风险,都是通过线下的方式。我自己亲历的案例,当时在北京郊区有一个借款人,他有一片地,这片地被拆成了很多格子,租给捡垃圾的人。我们怎么去审核他?我去到他的那块地,去逐一清点他的每一张收据,这些收据都是别人给他交的日租金,有的几块钱,有的几十块钱,这些收据有几大麻袋那么多。通过这些收据去算他的整个流水。当时我们判断一个客户的风险就是通过这样非常传统的线下的方式,去对他们做收入的核实,做风险审核。

现在,很多人的交易过程,哪怕是几块钱都是通过移动支付来完成。今时今日,我们再去审核这样一个客户的收入流水时,会要求他给我们足够的授权去调取银行流水或者移动支付的记录,从而去判断其经营状况,效率得到了大幅提高。我们在八年前去判断一个客户需要三到五个工作日,现在可能在一个小时以内就可以完成。八年前,对于单个客户的服务、审核成本很高,因此,单个客户的定价也会较高。现在,我们已经把定价降低了超过 30%,而且还在持续降低。

数字技术带来的整个数据体系的发展,最终带来了风险效率的提高以及成本的降低,赋予了客户更多的价值。我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张适时对于移动支付和普惠金融发展的分析引发了现场观众的兴趣。在互动环节中,主持人和观众就自己关心的问题向张适时进行了提问。

提问:您认为中国金融科技蓬勃发展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过去这 5 到 8 年会有一个爆发式的发展?

张适时:非常感谢您的问题。在探究中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原因时,首先来看看中国的个人金融发展经历了哪些阶段,有几个很核心的节点:第一个节点是在 1999 年,中国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房屋按揭,个人信用信息开始积累。同时,央行征信中心开始构建个人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2003 年开始,中国的信用卡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开始起步。之后,央行把所有银行、保险公司的金融数据整合到一起,并开始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小额贷款公司,个人不光可以借钱买车、买房,还可以借现金。这是起步阶段。中国真正在金融科技或者个人金融领域的腾飞是在 2010 年之后,因此过去这 5 到 8 年的时间是非常重要的。为什么会出现爆发式的发展,是几个浪潮的叠加带来了这样的结果。

第一点,在爆发之前,当时整个中国的个人金融渗透率是比较低的,个人居民贷款总余额的盘子还是非常小的,占 GDP 的比重非常低,因此这个市场空间是巨大的。

第二点,这段期间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2010 年之后,移动互联网在中国迅速崛起,人手一部手机,之后,支付宝、微信支付陆续兴起、普及,大家觉得很方便,这也是一个背景。

第三点,中国的金融监管在过去这两年开始进入严监管。在 2010 年到 2016 年,监管环境其实是相对宽松的,鼓励了金融科技方面的创新,给了这个行业以发展空间。虽然后来金融科技的发展付出了一些代价,但结果是好的,中国现在无论是个人移动支付的渗透率,还是移动互联网的信贷体验,能有如此快速的发展,是在过去 5~8 年期间,上述三个因素所结合形成的一股浪潮,才出现了爆发式的发展过程。

提问:李克强总理提到继续推进金融市场对外开放。中国的金融市场或将迎来更多的海外参与者,这对你所在的行业来说意味着什么?

张适时:改革开放 40 年之后,整个中国对外开放的步伐是坚定的,中国的金融业也会进一步放开。如果把金融分为几块,在中国的个人金融领域,不论本土的金融机构或本土的金融科技公司,我相信都非常有自信去迎接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公平竞争。因为我们认为中国其实有天然的优势,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人口基数,又拥有全世界最大的移动互联网人口基数以及移动支付人口基数,中国金融科技公司所积累的,不论是资本方面的能力,数据方面的能力,还是用户体验方面的能力,在全球都是具有一定领先地位的。我们相信如果有更多海外机构进入到中国,分享这个大的市场,可以让这个市场更好地发展,大家在这个过程中互相学习,当然我们也很自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依然能取得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