揣着200块挣到200万的新南京人

2018-06-17 16:49:13 点击次数:

2015年2月, 刘宏在南京注册了这家集装潢、租赁等针对房屋业务一条龙服务的公司,正式成为老板。

 

(刘宏)

在此之前的6年里,他一直都在南京一家金融机构做业务员:房产推介,财险推介,以及各种理财产品的推介。其中,房产推介是唯一一项与刘宏在大学里学习的建筑学专业有一些联系的业务了。也正是这一点点联系,成为他后来自己创业开公司的业务起点。

最初的模式相当简单:刘宏在本职工作内接触到一些买房的客户,对于他们买来是自住、出租,还是炒房,全都了如指掌。

针对其中任何一种需求,刘宏都可以有业务承接。“不论是自住还是出租,装修都是免不了的,那我就招呼几个哥们,搞装修。如果买房是用来出租,那我就利用目前的信息资源勾兑和连接,帮忙租出去,赚点服务费。”

前几年,刘宏就这样在本职工作和衍生出来的下游业务中来回游走,赚些外快。工作两三年之后,当本职工作越来越从容稳定,“副业”又壮大到需要一个公司来承载时,就正式注册了公司。

刘宏介绍,自己前些年工作的积蓄其实并不算少,然而,14年买房,15年结婚,16年孩子出生,这些密集的人生大事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积蓄——“父母都在农村,亲戚朋友也不宽裕,买房的三十几万首付款,几乎都是我自己的存款;结婚、生小孩,这几年花销就没有停过,总共的开支,六七十万都不止。”

故而注册公司时,他手上只有5万块钱。而公司注册,租金加上装修,需要20万左右的启动资金——缺口并不小。

在这种情况下,刘宏仍然决意要成立自己的公司。“打算自己做生意,当然是为了生活啊,让生活更好一些。”多年前从河南老家揣着200块钱生活费初到南京的刘宏,如今已经自豪地称自己为“新南京人”了。他说,他的生活目标一直都很清晰,有一个小本子记录了自己具体的规划和打算:“我要清楚地知道,到哪一步了”。

于是,想要注册公司时,“想办法搞到钱”就成为他必须要做的事情。

因为在买房的时候,已经向稍微宽裕一点的亲戚朋友借过了,这次开公司,就不好意思再开口;而自己业务员的本职工作又没有社保公积金的缴费流水,所以根本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

“那些在公司内勤的同事,工资只有四五千块,但是他们都有社保公积金,贷款资质就好;我们跑业务的虽然挣得多,但是因为没有社保记录,在银行那里不算好资质。”

他补充了一点,“那些实在没有办法的小微企业,联合上下游产业的兄弟公司,互担互保,或许还能贷到一部分,但是额度不高,也有被牵连的风险。”

刘宏买房之后本可以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的,但他解释说,真正卡住自己的,其实并不算什么大钱,为了这点钱就把房子抵押出去,实在没必要。

即便如此艰难,“规划清晰”的刘宏也从来没有产生过把成立公司“往后拖一拖”的念头。

研究了市场上各种五花八门的借款渠道,最终刘宏通过友信普惠等互联网金融平台解决了他新公司装修款的问题。

刘宏的公司从注册到现在,经过两年多的发展,已经组建了一支20多人的团队,年度营收200万,净利润30多万。加上本职工作的15万元年收入,刘宏与同地区的同龄人比起来,已经算得上是“高收入”。

“如果不自己做生意当老板,一直给别人打工,坐办公室,肯定是不会有这种前后转变的。单干,是迟早的事儿。”刘宏回头来看,如果当初因为缺少启动资金而把(创业)这件事推后,自己显然没有今天这样“松一口气”的状态。

创业时间“赶早不干晚”,这背后,也是刘宏“房屋装修、租赁一条龙业务”如何站上整个房地产行业波动起伏峰谷的清晰脉络:

注册公司的时间是2015年2月,现在回望过去,2015年第二季度成为两年来房地产一个明显的“底部”,在未来一年里的高速增长,成为刘宏装修业务的强力支撑——公司成立的时间节点甚至都有些“不可思议”。而接下来,政府出台一系列楼市调控政策限制炒房行为,以及南京近期开始实行的“租售同权”政策,都直接导致南京地区很多房主将手中的房产进行装修和出租,这又让刘宏的装修和租赁生意火了一把。

整个过程复盘下来,刘宏感慨到,当时从网贷平台拿到的这笔借款,可以说是在他实行“小本子”计划的过程中用力推了他一把。如今渐渐走上轨道运行起来的公司,也不太需要其他的资金补充了。“我们这个行业,不太需要事先垫资,所以流动性是没什么问题的。上道儿之后就不太需要其他的应急资金,除非为了扩大经营。”

根据刘宏的“小本子”计划,未来10年,他的公司每年销售额要达到100-200万的增长。这样看来,未来的扩大规模、拓展业务都不是纸上谈兵。当真的要扩大经营,或者因为其他原因需要资金时,刘宏很干脆:“如今市场跟之前(没有网贷的年代)可不一样了,借钱的渠道这么多,我肯定会认真计算、比较一番,选择一个最合适的。”

他说,像他这样从小地方爬上来的新南京人,并不缺少奋斗的热情和气力,缺少的,往往是最开始时,能够帮助他们扎下根来的启动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