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他,济南的夜晚会黯淡许多

2018-06-18 17:16:07 点击次数:

夜幕降临,当一座城市在各色灯光的照映下变得浓墨重彩,山水美景融于其中,上空的天也被染色的时候,你可能会舍不得入睡。济南就是这样一座城市。

在济南生活多年的蒋茂才不仅是济南夜景发展的见证者,还是建设者。他参与过多项市政景观工程,为济南打造“泉城夜宴”贡献了不小的力量。

 

(济南泉城广场夜景,图片来源于网络)

2008年经济不景气,蒋茂才以赔掉一套房子的钱的代价盘出了手里的珠宝生意,找了专做夜景照明工程的公司上班。据蒋茂才回忆,当时LED还不是很普及,济南市夜景主要依靠霓虹灯,电压高耗电大。

刚刚入行的时候,夜景工程并不太好做。“一是经济不太好,二是政府没有特别重视”,蒋茂才说,“这几年国家富裕了,开始搞精神文明建设,政府要求的是一个漂亮的街道,一个无堵塞的交通要道。一个城市的形象,不但要白天好,还要晚上好。我认为景观工程在未来还会有持续的好时光。”

慢慢地,蒋茂才在公司里参与了很多工程项目,也从一个初级学员一路升任项目经理,济南市不少叫得上名字的夜景都有他流下的汗水。

很快,蒋茂才开始和朋友一起接一些小的景观工程的活计,一方面,“也算是装点了济南小夜景,另一方面,就当多一份营收,赚个外快。”

他们接的小工程主要是房地产售楼处、小型商铺和以酒店为主的私企,体量都在30万元以下。

不过,工程再小,经营起来都要像模像样。

蒋茂才花出去的主要成本包括用料和用工两部分。因为是小工程,用料少,买入等于是零售价,如果工程进度不紧凑,还会增加无形中的人力成本。“以前材料费还可以赊账,现在不行了,特别是小工程,就更没人赊给你了。”

工人也需要当天结算并发放现金工资,“工人的工资很高,而且绝对不能拖欠,”蒋茂才说,“普通电工每天的工资是200元以上,高空作业则需支付300元。难度更大的,比如桥上做斜拉锁的每天就得600元。”

蒋茂才算过一笔账,接一个小工程,垫付的钱能占到工程款的60%,等工程完工后拿到回款,剩余的40%才是赚的钱。

“工程回款太慢了,” 蒋茂才感慨道,“从开始干,到验收再到批款,一年就过去了,等于是第二年才给第一年的钱,第三年结清余款,即使提前完工,钱也不会提前付。比如我现在手上的工程,去年12月开始干,到现在还没验收,验收完了还要审计,审计完了年终能回个40%就顶天了。”

能按期回款就算不错的了,蒋茂才的小工程有时候也会遇到拖欠付款的情况。通常是甲方当时实在拿不出钱,倒不是故意不给。“做生意要本着山水有相逢的原则,也不能直接搞僵关系。” 蒋茂才对于催款还颇有自己的一套,“我会时不时的上门去催一催,基本上催一次多少也能给我一点。”

 

(蒋茂才)

2016年10月份,蒋茂才接了个小工程,手里的现金买材料花的差不多了,眼看着工人的工资就要发不出来了,蒋茂才有点着急。

以他的资质,找银行借钱是可行的,然而放款周期最少半个月,实在等不了了。经朋友介绍,蒋茂才通过友信普惠快速借到了8万块钱。

“确实帮到我了”,蒋茂才说,“我既然借钱,就是要用钱,关键时刻能够帮我渡过难关是最重要的。我的工作手里必须要有现金,关键时候才能顶上。我觉得友信普惠这样的比较合理。”

几年的小工程做下来,蒋茂才也赚了一些钱,但是除了必须要预留的流动资金,蒋茂才都花掉了。

不是用来挥霍,而是花在了兴趣爱好上。

一是他自己的兴趣爱好。手里有了一些闲钱,蒋茂才又重新拾起2008年丢下的珠宝生意,“我就是特别喜欢研究和收藏这些东西,特别是翡翠。” 聊到珠宝生意蒋茂才显得兴致很高,“虽然说是咬咬牙可能就过了那个坎,但是在当时,前景不明的时候,咬牙也感觉撑不下去。现在我手里有钱了,市场行情也好了,我还可以重新开始。”

二是他小女儿的兴趣爱好。小女儿特别喜欢计算机,蒋茂才一直非常支持,还给她买了大屏幕电脑和专业的设备。“花钱很难买到一个人的兴趣爱好,只要她的兴趣启发了,也能发展成事业”, 蒋茂才说。

蒋茂才认为对小女儿的投资是一个无形的感情支持,投资对了将来不用再为她担心,比如她选择学的计算机,在近年内是一个不落后的行业。“她的发展与她的兴趣有关系,将来在社会上用得着的,能够建立起自己的事业。”

提起小女儿,蒋茂才脸上的笑容就没散过。他计划着未来减少出差的时间,主要做本地的工程和生意,留出更多的时间和孩子在一起。

陪着女儿学学电脑,自己研究研究珠宝,这才真正有了生活。